Simple:

秋意正好,满山黄绿相间,光影明暗,湖水透亮,星空浩瀚。在这坐上一会再走吧,所有的烦恼都忘记。

拾光笔记:

洱海,明亮的“高原明珠”,名海却非海。高通透度的空气质量和干净的水质,使得洱海的水有很高的反光效果。我们是9月初到的洱海,一直阴雨, 没有看到非常著名“洱海神光”和“洱海月” 。但湖面和远处的苍山上都弥漫着仙幻的云雾,别有一番滋味。

摄影精选:

泓Sam:

云中深圳
带着疲倦的身体,爬上一座山,在山顶走了一圈后,同伴说想下去了,我说我想躺着吹吹风睡一觉,等等看有没有雨;两个小时后,风云突变,飘来一大团乌云,瞬间山上云雾缭绕,开始下起了雨;过了不到半个小时,雨停了,云也渐渐飘走了,而我看到了眼前这一幕……

菓之疡:

【西江夜话】

日渐西斜,傍晚的苗寨笼罩在淡淡的炊烟当中。苗寨最美,不过红日西垂,万家灯火。

匆匆吃过晚饭,我便背着相机准备走上苗寨的观景台。在半山腰瞭望苗寨,不禁被灯火与炊烟的完美组合所吸引,忍不住架起脚架,记录了此刻的苗寨。登上观景台已是夜幕降临,“好像九份”,看到苗寨的夜景的第一眼,脑海就被这样的想法所占据。对面山头的人家组成了一片灯的海洋,如梦,似幻。

如果说九份的夜是一杯略带咸味的咖啡,容易让人为之心动,那么苗寨的夜就是一碗香甜的米酒,容易让人醉在其中。夜西江,迷醉不知归路。西江这一曲夜话实在醉人。

菓之疡:

西江の夏

Lychee:

西江千户苗寨
东经108°10′与北纬26°30′交汇处

他们自称,是蚩尤的后代。安静成规模的寨子,有个传奇的故事。
蚩尤被杀后,桎梏被行刑者取下弃之山野。这副桎梏本来已在长途押解中渗满血迹,此刻更是鲜血淋漓。它很快就在弃落的山野间生根了,长成一片枫树,如血似火。

“你们说是蚩尤的后代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“打了败仗,一路逃呗。从黄河流域逃到长江流域,再逃到这里。朝廷的官兵在追杀,我们的人越逃越少,就这样啰。”
“我们这里有一部传唱的苗族史诗叫《枫树歌》,说我们苗族的祖先姜央就是从枫树中生出来的。我们这里世世代代崇拜枫树,不准砍伐。你知道枫树就是蚩尤的桎梏吗?”

泓Sam:

海边人家
从没羡慕过人家在大城市有套房,而每次看到海边的村子倒是挺羡慕他们的……然后就睁着眼睛做下白日梦:沙滩,小木屋,阳光,海浪,比基尼……

痞子燕_:

富良野的花海

浪漫得像一首诗

且走,且停,且遇见

满目此起彼伏的丘陵

色彩斑斓的花儿在丘陵中蔓延

还有看得见的夏日香气

童话般的村庄

原来存在的



© 青锋 | Powered by LOFTER